您现在的位置:2020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结果 > 招生考试 > 考试信息 > 正文内容

一张身份证办52个手机号,谁之责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08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原标题:一张身份证办52个手机号,谁之责?“谁用我身份证办了52个手机号?”媒体报道中的吴先生遭遇一张身份证被办52个手机号码的怪事,令人叹息。 尽管他与运营商交涉之后有了解决办法,但那52个号码走完解绑流程,最快也要三个月时间,不能不说太糟心了。 这让人不禁要问,手机卡实名制实施多年,为什么电话“黑卡”仍然屡禁不绝?吴先生本人和记者的调查了解也未能找到事件发生的准确前因后果,勾勒出此类事件相似的窘境。 普通人很难把售卖“黑卡”和个人信息被侵害之间的各个环节和完整过程搞清楚。 运营商客服人员的推测也令人匪夷所思,吴先生的身份信息可能在实名制实施之初已泄露。 个人信息被泄露,究竟谁之责?事实上,我国网络安全法早就明确了网络信息安全的责任主体,“谁收集、谁负责”便是基本原则。 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,造成严重后果,或者从公民个人信息交换、流转、销售中非法牟利,甚至要追究其刑责。 网络服务提供者等产业链条上的诸多从业者,必须要明确信息网络安全管理的义务和责任,收紧信息收集的“红线”。 同时,大数据时代的信息收集和使用日益复杂,挑战接踵而来。

  
 

   正如数据科学家维克托·迈尔-舍恩伯格所揭示的,大数据的价值不再来源于基本用途,而是源于其二次使用;更重要的是,许多数据在收集时并无意他用,最终却产生了诸多创新性用途。

  
 

   这意味着在鼓励创新和实现治理之间是一道讲究平衡的课题。 挖掘大数据价值的同时,要履行好源头的责任,在共生的网络空间中实现共治共享共赢。

  
 

   (杨博)(责编:赵爽、孙红丽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